即便如此,即或不然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22

◎伍恩丰(浸宣西湖教会牧师)

经文:但以理书三章16-18节

但以理的三个朋友沙得拉、米煞、亚伯尼歌被掳之后,虽然被迫从犹太名改成巴比伦名,但这段经文记载着他们荣耀的见证,当他们面对巴比伦王审问为何不拜金像的时候,不卑不亢,胆壮面对。

面对权势不卑不亢
尼布甲尼撒王建造了一个金像,召集全国各阶层官员来参加开光之礼,明令当听见角笛琵琶等乐器的声音,就当俯伏敬拜金像,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时扔在烈火的窑中。当所宣告的乐器发出声音时,国中各方各族的人民一听,都俯伏了,唯有但以理的三个朋友没有跟着行,引起尼布甲尼撒王大怒,押他们到跟前审判。

尼布甲尼撒王按着别人所控告他们的,要亲耳听他们辩解,而且还再给他们一次机会,若愿意接受这命令,还有转圜余地。尼布甲尼撒似乎以仁慈来伪装他恐吓的态势说:「若不敬拜,必立时扔在烈火的窑中。」而且还狂妄的说「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!」(15节)

然而沙得拉、米煞、亚伯尼歌竟回答说:「尼布甲尼撒啊,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。」(16节)这样的回应是极危险的挑战,但面对敬拜别神这件事,他们绝不妥协,带着就算死也不退让的决心,接着说出了:「即便如此,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。王啊,他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。」(17节)三人断然否定了君王的傲慢。当尼布甲尼撒问:「哪一个神能救你们?」他们就回答:「我们的神能!」

信心在艰难中产生
这个「即便如此」的信心,是一种全然的相信,相信神无论在哪一种景况下,祂都能拯救。这样的信心,并不是在极有利的环境中,而是在艰难时对神的认识而产生的。

别忘了,当时但以理的三个朋友身为亡国的遗民,他们没问为何上帝不保守他们的国家?之后又让他们被掳何等悲惨?虽然如此,他们却仍相信神。

这样的信心,换个方式来表述:国家危难,即将被灭,即便如此,我相信神!国破家亡,被掳成奴,即便如此,我相信神!虽晋高位,随时不保,即便如此,我相信神!君王轻蔑,神威受辱,即便如此,我相信神!

这「即便如此」的信心,是每一个属神的人所当有的。也许人生的路似乎就到此结束了,即便如此,他们仍相信神必拯救。他们三个人一次次的失去盼望,到即将面对审判,火窑烧得正烈,他们还能说「即便如此」,如此对神的坚定相信!关键原因是什幺?他们的第二句话,给了我们更深一层的信仰见证。

即或不然 仍要荣耀神
「即或不然,我们也决不事奉你的神,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!」(18节)这个答话,显出他们经历了千锤百炼,而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稳重姿态。

他们知道上帝在适当的时机就会出手拯救,但当神看似尚未行动时他们没有埋怨,没有失去信心,仍继续「选择相信」。

然而,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态度,就是「即或不然」。若这次上帝还是没有拯救,他们仍旧会坚守信仰!

人生会经历许多事,也许不如预期,祷告不蒙垂听,神看似没有兴起环境来拯救,更没有神蹟性的介入,如同尼布甲尼撒的话:「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?」但即或不然,我们也要像但以理的三友,绝不事奉这世界的王,也绝不敬拜世上虚无的偶像。神的百姓永远相信主权在神手中,神真实可靠,有着「即或不然」的信仰,才有每次的「即便如此」的信心。

人若有「即便如此」的信心,也会有「即或不然」的信仰。无论光景如何,信仰的真伪价值,不是建立在环境中有没有神的痕迹和神的赏赐,而是即便完全没有神的福份临到,仍永远坚定相信依靠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