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冷行业有故事】心存善念百无禁忌雷淑萍让往生者美美走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12
【冷行业有故事】心存善念百无禁忌雷淑萍让往生者美美走【冷行业有故事】心存善念百无禁忌雷淑萍让往生者美美走

古语有云: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”天生带有阴阳眼的遗体化妆师雷淑萍克服恐惧感,落力为往生者化妆,让往生者得以漂亮上路的善行,便曾让她得以逃过车祸,进而保住性命。不过,天生善良的她并非为了得善报而从事这门行业,她说,她希望自己能为往生者尽最后一份心意及努力,而她从事这门行业的成就感,也是来自于此。

现年28岁的雷淑萍性格开朗,令人难以联想到她是一位经常近距离接触遗体的化妆师。

2009年,当时年仅17岁的雷淑萍刚刚高中毕业,即投身保险行业,但她后来因本身对保险行业缺乏兴趣,而进入殡仪行业。

2010年,她因对遗体化妆师的工作感到好奇,而决定转当遗体化妆师,并前往富贵集团总行学习化妆技巧,为时约一个月。

学最新化妆技巧

“接下来的每一年,我都会重返富贵集团学习最新的化妆技巧及防腐技巧。”

她披露,她刚开始加入殡仪服务行业初期,父母无法接受,较后,她对母亲说,她平日将会把自己打扮成美容师的模样,不会让人轻易感觉她是遗体化妆师。

“我对母亲作出这项承诺,主要是希望母亲不要担心我的工作。”

雷淑萍披露,虽然她天生带有阴阳眼,但她的父母和女儿却没有阴阳眼,因此,她相信她的阴阳眼并不属于遗传。

她说,她12岁那一年,一度因为一直看到鬼魂而生病,过后,母亲带她到庙里“关掉”阴阳眼。“当时,不只是我看得到鬼魂,学校的校工也同样看到鬼魂。一般鬼魂都没有脚,而且是朦朦胧胧的。我每次看到鬼魂后都会生病,如发烧、不能走,甚至是身体乏力,不过,我所看到的鬼魂都未要求我为他们做事情。”

她披露,她年幼时,曾有鬼魂随她回家,过后,家人便带她到庙里向神明求助,并替那鬼魂完成心愿,后来,那鬼魂就再也没有出现。

询及她当时如何得知有鬼魂跟她回家时,她说,她能感应到他们的存在。

此外,她说,她过去在替一名往生的老婆婆化妆后,便在回家途中发生车祸,当时,她的轿车一面打转一面撞向分界堤,从后来了很多轿车,但她的轿车却突然停下,从后而来的车子也没撞上她的轿车,只是打灯示意她开走轿车。

“当时,我能感觉到这名已往生的老婆婆就在我身边,而我也相信,这位老婆婆的魂魄是因为我做了善事,包括替她的遗体化妆而救了我。”

接触遗体

除了化妆兼做司仪

已接触超过200具遗体的雷淑萍说,殡仪业的工作多围绕在丧府、太平间、火化场、坟场、骨灰塔等,而从事殡仪业工作者,每天不是与死者家属打交道,就是与遗体接触。

“除了与遗体接触,为遗体化妆,我平日还身兼司仪,几乎每天都得替人办理丧事。”

她披露,华人在应对白事方面有很多禁忌,但她在接触遗体化妆师的工作后,即变得百无禁忌,无论白天黑夜,只要丧府有需要,她总是随传随到。

“在过去9年期间,我接触过无数的遗体,有者死状恐怖、遗体肿胀或腐烂,有者则脸容安详。”

先打粉底

坠楼溺毙较难上妆

雷淑萍说,替遗体化妆与替活人化妆有共同点,即两者都得先打粉底再上妆。

“不过,一些已经往生多天的遗体,又或是死于溺毙或坠楼者,通常都会比较难上妆。首先,我们需要了解往生者的伤口及病情。如因患癌症而逝世的往生者的遗体较易发黑,因此,在替他们打粉底时,必须下一点功夫。”

她披露,替遗体化妆时所用的化妆品与一般人常用的化妆品相同,只不过前者添加了一些化学品。

她也说,凡是死于坠楼、溺毙的死者,他们的遗体会比较难上妆。

“一般上,我们必须先替这些遗体缝针后,再补上一层膏,但若遗体脱皮太严重,我们就不能再替他化妆。”

像在睡觉

老人妆容比较慈祥 

雷淑萍披露,年轻遗体的妆容与老人妆不同,一般上,老年人的妆容会比较慈祥,让她们看上去更像是在睡觉,而年轻遗体的妆容则多是根据其肤色,以及其生前爱好,在口红及粉底上作改变,好让他们的妆容显得比较年轻。

她说,她曾接过一项个案,案中的人士因在印度发生夺命车祸,而被运返槟城。

“相信当时是因为印度的科技还不发达,导致死者的遗体在被送抵槟城时已开始脱皮,使得我们无法替他上妆。当时,我们想了很多方法,但最终都行不通,最后只好直接封棺。”

她披露,一般遗体若存放了两三天才化妆,其皮肤多会变得比较难上妆。

此外,她说,吉隆坡富贵集团的公司里设有一间更衣室,以便遗体化妆师可以在此为遗体化妆。不过,由于大部分槟城人都无法接受这种做法,所以,化妆师都是直接到丧府处理往生者的遗体,然后直接在丧府替往生者更衣及化妆。

只做一次

化妆更衣需45分钟

雷淑萍替每具遗体化妆及更衣一次,大约需时45分钟。

“我们只能替遗体化妆一次,且不可在还未出殡前补妆,因此,我们必须了解往生者停放在殡仪馆多久,且针对他们的病情及生前所喜爱的妆容下手。”

她披露,一名来自槟城的爱美老婆婆在吉隆坡往生后,其遗体被运返槟城时已是凌晨2时许,当时,她独自一人在峇都眼东殡仪馆替这名老婆婆更衣及化妆,突然,老婆婆的眼睛一直动。

“我马上触摸老婆婆的心脏,然后请老婆婆不要吓我。”

她说,她当时正在替老婆婆的遗体画眼睫毛,接着,她马上请老婆婆安心,并在心里反问老婆婆是否在向她暗示一些甚幺。

“我当时感觉老婆婆的灵魂就在我身边,但我却不感到害怕。”

胆大心细

触碰遗体不感害怕

雷淑萍第一次接触遗体时,曾一度感到害怕,但当她戴上手套、口罩及衣服进入太平间,并把遗体从冷冻库拿出来后,她的老师就拿她的手去触碰遗体,而她当时只觉得这些遗体冷冰冰的。

“后来,我告诉自己,既然我要在这一行发展,那就不能害怕,过后,我也就不再害怕了。”

此外,她说,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胜任这份工作,而过去就曾有一名女子前来应徵,相信她当时是因为不适合这份工作,而在半途离开。

“从事这份工作者不但需胆大心细,同时也必须尊重往生者,不能对往生者不敬。”

她披露,之前曾有一名员工因对死者不敬而被解僱。由于每个人只有一对父母,且在父母丧礼过后,任何人都将永远无法再见往生者。

免吓坏人

不替往生者化浓妆 

雷淑萍披露,每一次替往生者化妆之前,她都会先向往生者的家属了解往生者生前所喜欢的妆容,然后再下笔。

“大部分时候,我们都不会替往生者化浓妆,因浓妆会让瞻仰遗容者吓一跳,而我们多会把往生者的妆容化得很慈祥。”

她披露,过去曾有一位老婆婆因细菌感染而逝世。“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一般上不能替该名老婆婆上妆,但为了完成其家人的心愿,我们只好替他化妆。”

“当时,老婆婆的女儿拿了一张老婆婆生前参加宴会的照片,并希望我们能根据照片的妆容替老婆婆化妆。”

她说,当时,她替老婆婆打上棕色粉底,虽然这粉底的颜色很接近老婆婆皮肤的颜色,但其女儿却不满意,并要求她替老婆婆的遗体化出与照片中一模一样的妆容。

“虽然我们完成了老婆婆的女儿的心愿,但我们事后却上香向老婆婆道歉,因为这已违背我们的良心。”

逼走阴气

上妆后到外晒太阳

雷淑萍说,有一次,她替一名老公公化妆后,因当天工作太忙,以致她在上妆前忘记跟公公聊天,过后,当她赶往另一个案件的途中时,该名老公公的灵魂竟坐在车里。

“当时,我并不感到害怕,并马上向公公道歉,同时要求公公安心及不要有牵挂。”

此外,雷淑萍在出任遗体化妆师一职后,即通过书籍了解一些常识,包括为遗体上妆后,就需到外面晒太阳,以把阴气全数逼出来。

她说,遗体化妆师在上妆前必须先洗手,而且需要戴上口罩、手套、束头髮,以及穿上工作袍才能进行日常工作,待往生者出殡后,她也会带着两名学徒一起晒太阳。

她指出,遗体化妆师的脸色相较于一般人显得比较黯淡,虽然一般人看不出来她的职业,但若有朋友问起,她也会如实相告。

“我身上既没有佛牌也从不避忌,即使当年舅舅在大年初一往生后,当时正在怀孕的我仍旧前去帮忙。”

她说,目前,大马防腐尸的技术仍欠佳,且药性非常强,甚至会伤害遗体化妆师或礼仪师的健康,因此,她希望能把台湾殡仪业的技术带到槟城。

说明工序 

对往生者恭恭敬敬

雷淑萍呼吁殡仪业的业者及员工尊重每一名往生者,她说,一般上,殡仪业都会安排2名男员工替男性往生者更衣,并安排2名女性员工替女性往生者更衣,然后再由化妆师替往生者化妆。

“每个往生者就像是我们的亲人,因此,我们在替往生者上妆前,都会与往生者说话,或会向往生者说明工作人员接下来所要做的工作。若看到往生者的神色欠佳,我们多会‘劝’他们不要担心,不要牵挂,并‘劝’他们放下。” 

她披露,有一次,她替一名往生的老婆婆化妆时,老婆婆竟不停流泪。

 “当时,我便‘劝’老婆婆不要担心,也不要牵挂,同时也勿担心孩子,并请她一定要放下,接着,她的眼泪立刻停止。”

关键字: 雷淑萍往生者美美走